图文切换>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记住这些名字!73年前 他们用818次较量让战犯伏法

2019-05-03 09:03 | ?人民日报客户端

核心提示:面对气焰嚣张的日本战犯,法官梅汝璈、检察官向哲浚、顾问倪征燠等17名中国人前往日本,历经2年半的艰难举证,经过818次唇枪舌剑的较量,终把这些战犯绳之以法!这场世纪大审判,被史学家称为“东京审判”。

73年前的今天,1946年5月3日,

日本东京开始了一场世纪审判,

被告席上,

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

28名甲级战犯赫然在列,

他们的辩护律师声称,

“中日之间不存在战争,

请求法庭驳回所有指控。”

面对气焰嚣张的日本战犯,

法官梅汝璈、检察官向哲浚、顾问倪征燠等

17名中国人前往日本,

历经2年半的艰难举证,

经过818次唇枪舌剑的较量,

终把这些战犯绳之以法!

这场世纪大审判,

被史学家称为“东京审判”。

时过73年,

那段历史虽已远去,

但我们不能忘却,

梅汝璈、向哲浚和倪征燠

这些曾闪耀历史的名字!

01

艰难的开始

1946年2月7日,

在“东京审判”开庭前,

东京迎来了一位风尘仆仆的旅客,

这个人就是向哲浚。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首席检察官向哲浚

向哲浚曾在耶鲁大学和

华盛顿大学攻读法律,

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当国民政府接到参与远东法庭的通知,

立即派向哲浚负责起诉工作。

麦克阿瑟与裕仁合影

在开庭之前,

向哲浚先用大量证据说服国际检察局,

将日本侵略中国的时间,

从1937年7月7日提前到

张作霖遇害的1928年,

而后又用铁一般的证据

将一度“不予起诉”的间谍头目

土肥原贤二重新羁押!

间谍头子土肥原贤二(前)

向哲浚并非孤军奋战,

在他奋力将更多战犯送上被告席时,

法官梅汝璈踏上了日本的土地。

梅汝璈24岁便在芝加哥大学

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这位可能是当时中国最了解美英法律的人,

代表着中国深受战争荼毒的人民

与千万死难同胞,

来侵略者的首都审判元凶祸首!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首席法官梅汝璈

梅汝璈曾这样在日记中写道:

“戏文里有尚方宝剑先斩后奏,

可现在是法治时代,必须先审后奏,

否则我真要先斩他几个,

方解我心头之恨!”

东京审判11国法官合影

可作为战胜国的法官,

梅汝璈在开庭前便受到了轻视!

审判长韦伯竟然不遵守受降国签字顺序,

擅自将中国坐席排在英国之后。

梅汝璈意识到

这是关乎中国话语权与国际地位的大事,

他立刻对这一安排提出强烈抗议:

“中国受日本侵害最烈,

且抗战时间最久、付出牺牲最大,

有浴血抗战历史的中国理应排在第二!”

说到激动处,

梅汝璈一把将法袍脱下,

厉声拒绝所谓的“彩排”,

“我只有不参加预演,回国向政府辞职! ”

在梅汝璈据理力争之下,

韦伯只得说到:

“中国会因为有你这样的斗士而自豪!”

将中国应有的坐席归还!

梅汝璈在法庭上(右一)

在向哲浚和梅汝璈为开庭做着大量工作时,

当时的国民政府却认为,

“日本侵略中国举世皆知,

中国作为战胜国对日本进行审判,

不过是走个形式。”

因此对审判的准备工作严重不足,

开庭前仅派出包含梅汝璈和向哲浚

在内的6位工作人员赴东京。

与当时的国民政府相比,

仅与日本打过几次战役的苏联,

却派出70多人的代表团,

美国则派出了100多人的代表团。

令人惊讶的是,

被审判的日本战犯,

不仅每人配有至少1名日本律师,

还配有至少1名美国律师!

28名战犯的辩护人员居然有130多名!

中国与日本律师团如此悬殊的力量对比,

也预示了困难才刚刚开始。

02

没有硝烟的战争

1946年5月3日庭审开始后,

28名日本战犯均宣称自己无罪,

他们的辩护律师甚至发言说:

“中日之间不存在战争,

请求法庭驳回所有指控。”

blob.png?x-oss-process=style/w10

检察官向哲浚立即起身反击到:

“日本向中国派遣军队,

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士兵

与手无寸铁的平民,

如果这不算战争,

那什么才算战争!”

向哲浚发言

向哲浚的反击让日本律师哑口无言,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却让中国代表们又气又急。

见证了日军犯下罪行的中国证人

因为不熟悉美英法系,

只能说出日军在中国

“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却不能说明具体时间和地点,

更不知道犯下罪行的日军军官姓名,

他们证言没被采纳 。

向哲浚发言

中国代表们心急如焚,

“若不能严惩战犯,

有何面目回国面对江东父老?”

后来向哲浚趁着庭审太平洋战争战犯之时,

立即回国上书国民政府,

请求派精兵强将支援庭审,

在全国范围内搜集日军战争罪证。

中国顾问组组长倪征燠

就在这紧要关头,

精通国际法,曾经在华主持审理过

美国罪犯的中国人倪征燠回国,

向哲浚大喜过望,

立即点名要倪征燠出任首席顾问。

倪征燠立即选出当时中国一流的

法学家和历史学家,组成顾问小组,

在全国范围内搜集证据。

“东京审判”部分中国工作人员合影

可在抗战时,

很少有中国官兵保存证据,

而狡猾的日军为掩盖罪行,

在投降前已经销毁了

大量秘密档案和文件。

中国检察官顾问赴华北收集日本战犯罪证(左四为倪征燠)。

后来倪征燠想出一个办法,

他们进入东京的日本内阁和陆军省档案库,

从囤积了十几年的电报、作战命令中,

逐字逐句找到了大量有力证据。

他们甚至还翻出了库存的《东京日日葡京官方赌场直营》报纸,

找到了1937年12月关于日军两军官

在南京进行杀人竞赛的重要证据!

这份证据直接将这两个

在华关押的战犯送上“绞刑架”!

这两个战犯后来在中国被判处死刑

再次开庭,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始了

对建立“伪满洲国”、

策划“华北自治”的土肥原贤二

与“九·一八事变”始作俑者板垣征四郎的

举证和辩护阶段。

由于之前中国的证人不具法律效力,

在这一阶段中国只能担任

询问和反驳工作。

土肥原贤二为人奸诈狡猾,

他的第一个证人是原部下爱泽成,

爱泽成一开口

就全盘否认土肥原的所有罪行。

倪征燠当即拿出一份

爱泽成签署的向土肥原报告的文件,

证明土肥原在1935年曾策划

“华北五省自治”事件。

爱泽成无法反驳自己签署的文件,

面对铁一般的事实,只得认输道歉!

倪征燠抓住机会乘胜追击,

出示了一份土肥原向日本军部邀功的文件,

上述,“华南人士闻土肥原、板垣之名,

有谈虎色变之慨。”

为土肥原辩护的美国律师见势不妙,

立即利用中西方文化差异反驳道:

“这是在谈论老虎,与案情无关。”

倪征燠立即解释到:

“‘谈虎色变’是说土肥原、

板垣两人凶狠如虎,

人们听到他们的名字,

就像提到老虎一般害怕!”

辩护律师无言以答,

在全庭的嘲笑下悻悻离场。

嘴角因紧张而抽动的土肥原贤二

土肥原没想到再次开庭,

中国人竟变得这样厉害,

紧张之下他只能选择一言不发,

企图让中国人不能询问和反驳。

中国检方又出一计,

在责问板垣征四郎的时候,

将土肥原的罪行关联质问,一箭双雕!

板垣征四郎

与缄默的土肥原不同,

“九·一八事变”的始作俑者

板垣征四郎一出庭竟嚣张地宣称

“要和中国检察团大战三百回合!”

他不仅自己做好了充分准备,

他的5个辩护律师还找来15个“证人”。

blob.png?x-oss-process=style/w10

庭审现场中间为倪征燠,左边为向哲浚。

围绕大量不实证言,

中国检察团与板垣的辩护律师团,

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

气氛一度白热化。

向哲浚打断日本律师陈述

在辩论最为激烈的时候,

向哲浚甚至直接打断对方陈述,

上场直接开始陈词,

这在国际法庭上十分罕见!

关于策划“九一八事变”,

向哲浚和倪征燠足足盘问了板垣3天,

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据,

将板垣逼问得哑口无言。

在这3天中,

中国检方提供的大量物证,

后来成为法庭

给板垣征四郎定罪的关键!

在人证方面,

中国检查团找到了

“七七事变”亲历军官秦德纯,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尚德义、伍长德

和见证者威尔逊医生、马吉牧师等人。

可向哲浚和倪征燠深知,

若想给这些日本高级军官定罪,

与他们有过直接接触的

“傀儡皇帝” 溥仪绝对是最合适的人证。

溥仪与裘劭恒(右)

溥仪当时很害怕被当成战犯审判,

后在向哲浚的建议下被

苏联强制引渡到东京。

向哲浚的秘书裘劭恒与溥仪

展开多次谈话,

才让犹如惊弓之鸟的溥仪放下戒心,

走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证人席。

溥仪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证

溥仪的出现,

让日本战犯大惊失色,

他们未曾想到自己扶植的傀儡,

如今竟成给自己定罪的关键证人!

溥仪在庭上先后指认了

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梅津美治郎等人

对中国人犯下的罪行,

他长达8天的出庭作证时间,

创下了远东国际法庭最长作证时间的纪录。

然而,8天的时间溥仪也仅仅说出了

战犯们犯罪事实的一部分!

他们在中国犯下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迎接他们的只有正义的惩罚!

03

审判!

为了四万万五千万人民!

在长达2年的庭审后,

1948年4月16日,

国际检察局向法庭做出

陈述和求刑请求,

东京审判的庭审过程结束了。

11国的法官进入讨论与量刑阶段,

可在是否对部分战犯适用死刑问题上,

法官们分歧十分严重。

为了最终判决可以体现

“四万万五千万中国人的意愿”,

梅汝璈和一些法官爆发激烈争辩。

blob.png?x-oss-process=style/w10

法国法官柏奈尔屡次声称,

“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取决于是否废除了死刑。”

梅汝璈对质到,

“文明应该被尊重,那么生命呢?”

接着他将杯子比作人类,

杯中水比作文明,

一下将杯子摔碎在众法官面前,

“文明是人类创造的,

没有了人类,文明从何谈起?”

日军在中国的所作所为,

就是要灭亡中国人和中国文明!

讨论是否适用死刑的7天里,

梅汝璈食不甘味、寝不安席,

日夜与各国法官磋商,

力争“伪满洲国”幕后土肥原贤二,

“九一八”主犯板垣征四郎,

“南京大屠杀”主犯松井石根等人死刑!

甲级战犯松井石根

梅汝璈还用1个月的时间,

写出了10万字,

长达200多页的判决词,

这些写出国人血泪的文字,

最终全部出现在

东京审判的判决书上!

在1948年11月12日,

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

松井石根、广田弘毅、木村兵太郎、武藤章

共7人被判处绞刑!

16名甲级战犯被判处无期徒刑,

1人被判20年徒刑,

1人被判7年徒刑。

尽管最后的结果仍有一些遗憾,

但在中国代表团与战犯

历经2年半、818次的较量下,

一大批手上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

日本战犯受到了法律和正义的审判与严惩,

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巨幅油画《东京审判:为了世界和平》(局部) 李斌教授团队绘制

我们绝不能忘记,

那充满屈辱和惨痛记忆的历史,

也不能忘记,

在东京审判中为国人振臂高呼的

中国17人代表团!

法官:梅汝璈

法官秘书:方福枢、罗集谊、杨寿林

检察官:向哲濬

检察官秘书:裘劭恒、刘子健、朱庆儒、高文彬(兼)

首席顾问:倪征燠

顾问:吴学义、鄂森、桂裕

翻译:周锡卿、张培基、高文彬、郑鲁达、刘继盛

《东京审判:为了世界和平》(局部)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

正如中国法官梅汝璈所说:

“我不是一个复仇主义者,

我无意于把日本帝国主义者

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

但是,忘记过去的苦难,

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今天,我们纪念这段历史,

是要告诉每一个善良的人们,

今天的和平是无数

为中国流血流汗的先辈们奋力争取来的,

和平从来都来之不易!

今天的中国正在崛起,

那些任人宰割的屈辱已不会重演,

若先辈们有知,当欣慰!

责任编辑:朱宝君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葡京官方赌场直营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